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苹果汇 > 正文

我真没想出名啊最新章节_ 第七章 你去帮我买包烟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时间:2019-05-14来源:台州新闻网

    陆远被骗了。

    这一刻他想到自己小时候被小女孩骗糖果的情景。

    那一年……

    小女孩天真烂漫,他也天真烂漫。

    然后,记忆中的自己就被骗了糖果,看着小女孩扬长而去。

    这对他打击很深。

    长大以后,陆远立志成为一个油腔滑调的骗子,装逼犯。

    特别是穿越以后这种心情更加的强烈,他努力朝这方面积极向上改变。

    雄心壮志是有的。

    磨刀霍霍也是有的。

    但是,第一战就折戟沉沙死在半路。

    然后销声匿迹了?

    或许将来这会成为陆远的污点。

    洗刷不去的污点。

    “怎么了?很惊讶吗?缘分这种东西实在是很奇妙的,你觉得呢?陆远哥哥?”安晓看着陆远。

    她的眼神充满着期待,充满着调侃与惊喜,然后整个屋子的洋溢着轻松而又欢快的气氛。

    “……”陆远觉得有些闷,想出去透透气。

    屋外吹来了一阵风。

    风吹得街旁边的饮料罐头瑟瑟响。

    陆远的眼神却注意到屋外那即将被风吹落“远.程”的招牌。

    这并不是什么好兆头。

    “陆远,你当不了骗子,真的,如果你说你有点才华,我还是相信的,但是其他的……譬如你的这家公司稍稍一看就知道是临时组装的,办公桌上的电脑,电脑上面的灰尘,墙壁上的字,以及门框,前台,书桌上放着的资料……一切都太假了。”王矜雪看着陆远的深沉后顿时摇摇头淡淡看着陆远。

    她滔滔不绝地指出了她所看到的一切。

    一切都预示着陆远在说谎。

    似乎除了陆远这个人是真的以外,其他都是假的。

    陆远没有与王矜雪对视。

    他有些心虚。

    他想低下头。

    当一切伪装被撕碎以后,陆远还剩下什么呢?

    王矜雪其实一直都在与陆远交锋,她指出陆远公司的诸多瑕疵就是想将陆远的气焰彻底压下来,然后她占据主导权。

    王矜雪还是有点气势的。

    她步步紧逼。

    这股气势将陆远压到了墙角,甚至差点让陆远的坚持完全放下。

 患上癫痫病1个月了,能得到治疗吗?;   一切的一切都让陆远感受到屈服的味道。

    可是,在陆远即将低头的时候,他突然想起那一首《倔强》。

    “我和我骄傲的倔强,

    我在风中大声的唱

    这一次为自己疯狂

    就这一次

    我和我的倔强!”

    陆远有些醍醐灌顶了。

    承认错误其实是没什么。

    承认自己忽悠人也没什么。

    承认自己说谎也没什么。

    但是,既然决定要改变自己,那么就不能半途而废。

    人生需要仪式感。

    蜕变也同样需要坚持感。

    “以前它是用来做什么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未来它到底是做什么,到底在谁手中!”

    “那你觉得,你这家皮包公司能走多远?”王矜雪很诧异听到陆远的声音。

    “遥远的彼岸!”

    清晨的阳光异常的明媚。

    明媚之中有些热浪。

    绝境之后就是爆发,压迫之后也是爆发。

    在这短暂的情绪交锋中,陆远突然就抬起了头,本来即将崩溃,崩碎的自信全部凝聚在了一起,似乎是蜕变了。

    甚至焕发出了新生!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目光炽热,嘴角微微上扬,宛如之前弹奏完那一首“致爱丽丝”以后的情景。

    假装优雅,假装高尚,假装骄傲。

    他要装逼。

    男人可以穷,可以没钱,可以没权,但是不能不装逼!

    一句话,一个字,都特么要装好逼!

    这一刻陆远全身心地投入到装逼这一项事业上来了。

    甚至他觉得就算失败也没有关系。

    至少,他装了!

    而且装逼装得有点励志感!

    “……”王矜雪张了张嘴,突然被陆远这股突如其来的气势给震住了,片刻之后,她摇摇头。

    陆远的话本来是一句非常可笑的话,但是王矜雪发现自己笑不出来。

    不但笑不出来,甚至居然产生了一股诡异的信服。

    很幽默不是吗?

    “合同呢?”

    “在这呢吃什么药能治疗癫痫。”安晓拿出打印好的合同递给了王矜雪。

    “你打算怎么拍?或者说,你有什么安排?”王矜雪接过合同以后看了一眼,然后又看向陆远,这一次她是很认真地询问陆远。

    “款项没有到位之前,我什么都不能透露,因为你现在还不是投资商,这是我公司的机密。”陆远坐在办公椅上看着王矜雪。

    “卡号呢?”

    “上面写着。”

    “哦。”

    王矜雪点点头,随后拿出手机发了一条短信。

    “我已经叫人打钱了”王矜雪坐在陆远对面,刷刷刷地签下了合同,然后将合同递给陆远。

    “嗯。”

    陆远见问题不大以后,也签了下来。

    剧本的签约仪式就算完成了。

    随后陆远的手机里出现了一张到账成功的短信。

    陆远看了看数目以后心中略微震惊,不过脸上依旧保持平静。

    戏要做足。

    “两个月后,我要看样片。”王矜雪注意到陆远小拇指微微抖动了一下,然后略微了然。

    “可以!”陆远签完以后小心翼翼地将合同放好,心中泛起滔天巨浪,但目光依旧平和。

    低调,平静,谦和,彬彬有礼。

    陆远觉得这才是自己心目中的绅士。

    心目中的表里不一的,骗子。

    ………………………………………………

    “你准备单飞了?”

    “嗯,是啊,跟团里的人谈不到一块,而且总有点隔阂,每个人的想法都不一样。”

    “单飞后你准备往哪方面发展?”

    “唱歌吧,我喜欢唱歌,也许未来会拍戏……”

    “单飞以后第一张专辑很重要。”

    “嗯,所以我明天就飞成都拜访一下林语前辈,如果运气好的话,也许能帮我写首歌。”

    “这几年有好多人找林语前辈,但都是以失败告终,林语前辈的词并不是这么好拿的。”

    “但终归还是要试试不是吗?”

    “嗯,是啊。”

    签完合同以后,陆远本来以为王矜雪与安晓两人会离开。

    陆远还打算等两人离开以后他立马朝银行跑去,看看这一百万到底是不是真的。

    如果是真的话,那么他会先取个十万出来。

    这辈子,两辈子,他还真没见过十万块拿到手里的感觉是怎么样的。

   &nb癫痫病根治方法sp;但是,很无语的是两人并没有离开的意思。

    反而扎在这里一般聊起了日常。

    陆远煮了一壶普洱。

    给两人各自倒了一杯。

    两人就这么一边喝着茶一边聊着就聊到了大中午。

    聊着一些圈内的事情。

    陆远肚子饿了,而且有些打瞌睡。

    但是两人没有走的意思,他也不能走。

    这是礼貌。

    所以他只能陪着。

    “陆远,我听矜雪姐说你的钢琴谱曲非常厉害,我的新专辑你不考虑帮我谱一段钢琴曲吗?你谱曲,矜雪姐弹……”

    聊着聊着,安晓突然双手托腮看着陆远。

    她的脸颊微微有些红润,晶莹得仿佛能够捏出水来。

    她很开心。

    致爱丽丝这首钢琴曲她没听过。

    但是她听过昨天王矜雪对陆远的评价。

    那就是……

    天才之作!

    “不了,我其实并不擅长谱曲。”陆远沉吟半晌,然后摇摇头。

    他终于说了实话。

    有些逼能装。

    有些逼不能装。

    自己就会三脚猫功夫……

    不能瞎搞。

    很容易会崩掉人设。

    这个装逼失败可是很难收场的。

    “你不是谦虚的人,所以不要用这种不擅长来恶心人。”王矜雪盯着陆远美眸有些不喜。

    “我说谎话不信,我说实话你也不信……”陆远发自肺腑感慨。

    “致爱丽丝是你谱的吗?”

    “是。”陆远点头。

    虽然很虚伪,但是,他点点头。

    当然在心中,他已经向某位大钢琴家已经道歉n次了,也自我批评n次了。

    “你知道为什么我这么轻松就给你打了一百万吗?”

    “剧本好?”

    “当然不是,就算剧本再好,我们也不是很熟,我虽然不缺这一百万,但是,不会随便交出去的,而且,我查过你的履历,以及,你的那张导演证……至于履历与导演证的真假,我就不说了……”

    “那是为什么?”陆远眯起眼睛。

    他的眼缝中有些危险信阳哪家医院能治疗癫痫病

    他不会承认任何东西。

    他有自己的坚持。

    就算别人认为他是假的,他也不能是假的。

    “致爱丽丝这首曲子价值何止百万?”王矜雪微微动了动身体,发出了一阵极为悠远的感慨。

    “嗯?”陆远突然沉默了。

    致爱丽丝这首曲子太可怕,也太经典了。

    无论在哪个世界都无法磨灭它的力量。

    他可以剽窃。

    但是,他不能否认。

    所以他选择不再说什么。

    “如果真的是你谱出来的话,我很相信你的才华。”王矜雪紧紧盯着陆远“所以你帮帮她可以吗?未来,我们也可以帮你,在这个世界上多几个帮手总是好的不是吗?”

    “是啊,陆远哥哥……你帮帮我呗……嘤嘤嘤……”安晓可耻地开始卖萌了。

    甚至又想伸手拉着陆远的衣袖。

    “怎么感觉这是一场交易?”陆远微微看向别处,下意识地缩回了手。

    他产生了一种自己似乎堕入泥潭无法自拔的感觉。

    “对,你可以这么形容,就是一场交易!”王矜雪笑了,这一次笑得很灿烂。

    她觉得之前两次与陆远交锋都处于下风,但这一次似乎占据上风了。

    阳光正好,正明媚,正灿烂。

    大家都很好。

    “我可以帮你谱曲,甚至,我可以帮你写一首主打歌,而且,我可以保证是一首好歌,让你不用求别人,而且,或许有很大一定概率会火!”

    “你这么自信?”安晓停止了卖萌,开始质疑了起来。

    “你先去外面帮我买包烟,别的做不到,让你帮我买烟的自信还是有的。”

    “什么?你什么意思,让我买烟?”安晓一愣,美丽的脸庞上尽是难以置信。

    这突然的转折有点大啊。

    “我要八块钱的“红兰”!”

    “你!你过分!”安晓猛地站了起来。

    “你可以不去,我也可以不用写,这是一场赌博,所以你赌不?”陆远笃定。

    而且,很嚣张地看着王矜雪。

    “我就是死也不会帮任何人买烟的……”安晓无比倔强。

    “呵呵,随便你,哦,对了,如果你去买的话,顺便带点吃的,我肚子饿了。”陆远淡淡一笑。

    “什么!你说什么!”l0ns3v3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分隔线----------------------------